郑迁美术解读
分类:艺术家

图片 1

郑迁喜欢读文字,但又不太信任文字。如果用文字来解读他的绘画,会不会让他更加不信任?学习视觉艺术的人都有读文和读图的双重经验,也知道两种阅读经验的不同,只能偏爱,不能相互替代。否则,两种不同的形式就没有同时存在的理由。郑迁说他更喜欢读画,在画中他可以读到一个人的存在。但我以为,要读郑迁的画,最好从他这个人开始。

郑迁先后在美院学习七年,本科和研究生的专业方向都是国画,算起来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仔细想来,并没有见过他画过几张正正规规的国画,其中原因,一直也没有问过。郑迁是不安分的,本科期间就常借用素描形式来表达,在读研期间他又画了许多油画和丙烯材料的作品。这样说来,他不安分的并不是专业本身,或许是专业的不安分。他的导师是开明和宽容的,在三年研究生学习中并没有苛刻他固定在专业方向上,而是注重他综合能力的养成。郑迁愿意把导师的开明和宽容视为是一种对自己的鼓励,以致在毕业后就完全放弃了水墨的创作。过去的滋养还在,只是不在意生长出什么样的枝叶和花朵。是的,他不曾好好经营过传统的笔墨,并不意味着他不了解传统。比起同龄人,甚至比起一些正统水墨的画手,我以为他对传统的理解要高出一格。这表现在,他读传统绘画不仅仅在笔墨意趣,而是更能读出人性的光辉。

郑迁认为一个人应该有责任感,在他看来,责任不仅仅表现为对待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也体现为一种社会关怀。在作为教师生涯的十多年里,他总是把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物与学生分享,并把这种分享引申为讨论,又把讨论引申到课堂之外。课堂外的现实并不如人所意,以自己的价值观来判断现实,总有较大的落差。由此,他的内心常生压抑。这种压抑不是来自于他自身的境遇,而是来自于他对这个世界的注视理想的现实与具体的现实之间出现了暂时难以调和的矛盾冲突。在这个时刻,郑迁明白情绪的释放是必要的,绘画就变成了一个释放的出口,让他找到了认识自己和世界的通道,以厘清自己与世界的关系。

郑迁喜欢思考,认为思考比阅读更重要。绘画之于他,是思考的延续,是为了更好的思考。他的思考总是立足于个人与世界的联系,如何争取个人和社会的自由就成为他一个挥之不去的自我命题。社会像一个巨大的黑洞,这个黑洞有时几乎将他吞噬,他努力挣脱出来,以使自己能更清楚的认识存在于其中的意义。郑迁的绘画是隐喻的,不免暗淡。暗淡来自于隐喻,也来自于他对这个世界一种内观的认知。他腹中好似有无数的光芒,但在绘画表达的时刻,光芒被隐藏起来,反而是他的个性、知识背景、曾经的经验被得以呈现。

《九棵松》是一件被赋予想象的作品,由九张不同高度呈对称形的条幅组成,每张都画有一棵松树。《九棵树》的整个结构是象征式的,郑迁试图把各种权力和利益结构都包含于其中。初看《九棵松》,以为松树是长在岩石中,再看,岩石原来是肉。在郑迁的画面中,松树变成了一种食肉的物种,我把他这种臆造的形象称为肉松。肉松是一种肉制品的烹制方式,现在的人都讲究健康食品,已经不大钟情于此种烹制方式了,但肉松一词通过网络又开始流行起来。在流行的网络语中,肉松含有脂肪多而松弛、精力下降而衰败的意思。回到《九棵松》,在国人的文化传承里,九为大,意为多,又寓意长久。松树在中国文化里与梅竹并列为岁寒三友,是一个正直的意象,又有朴素、不畏严寒、坚强不屈、不怕艰难困苦的精神象征,是传统绘画中常见的题材。在过去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里,松树又常常象征着革命英雄。京剧样板戏《沙家浜》里有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的唱段,以及《智取威虎山》中舞台背景出现的东北松,都是这一象征最好的例证。而如今,英雄不再,早已被娱乐、资本、权力等各式各样的偶像所取代。晚唐诗人曹松有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诗句流传甚广,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个意象在我看来也很肉松。你不必计较松树长在肉中是否能存活,而历史的真实状况总是如此。无论是鲜肉、腊肉或是熏肉,是活着的、死去的、正在受煎熬的,一堆堆的蛋白质总是肉松源源不断的营养来源。在郑迁的绘画里类似于《九棵松》的作品还有《猪肉松》,可阐释空间都较大,每个人都能够根据自己的体验找到解读和思考的路径。

郑迁 九棵松 布面丙烯240580cm 2015

《狂奔之鹿》是郑迁的一个绘画计划,目前画有十六幅之多,最后要到画五十幅,需要经历一个较长的时间。这件作品画的是各个品种的鹿,而且是一直在奔跑的鹿。鹿本是群居动物,性情温和、恬静,喜欢栖居于丰饶之地。郑迁画面中的鹿都是单独出现,品种且又不同。他把奔跑的鹿从群体中一个个的挑出描绘,想考查的不仅仅是群体的命运,而是更在乎个体的存在。这种原子化的处理,是将个体放大,也是将疲于奔命放大。鹿对外界没有攻击性,只是在交配的时刻会少许的内斗。牠们为什么而狂奔?一定有来自于外在的威胁,一定有太多的不安全感。郑迁画里的鹿虽是个体,但放在一起又是一个群体,每一个不同的品种又代表着另一个群体。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鹿是一个吉祥和幸福的意象,也是儒家具有文人气质的形象代言。作为官禄的象征,代表了人们对权力与财富的喜爱与追求。我们所处的时代,可以说是历史上最繁忙的时期,满眼都是行色匆匆、忙忙碌碌的人群,满目都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景象。在这个时代,人的欲望似乎得到了释放,但作为个体的存在又倍感孤独和无援。在郑迁的《狂奔之鹿》里,鹿所代表的吉祥如意已经远去,文人崇尚的高贵品德也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疲于奔命,奔出一个活着或稍好或更好的命。在郑迁看来,狂奔的鹿是盲目的,那忙忙碌碌的人是否一样盲目?

123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网址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郑迁美术解读

上一篇:方力钧是一人独具匠心而又不断演变的壁美学家 下一篇:黄永玉出书忆Shen Congwen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