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建构与文字阐释
分类:艺术家

[摘要]在非地理大发现的时代,如何通过行走获取有价值的新发现,已然成为探险、发现等专业领域面临的一大难题。赵春江28次深入西藏腹地进行田野调查,独创性地运用影像建构与文字阐释相结合的研究方式,将众多具有价值的发现呈现在世人眼前,他的多个行走发现不仅填补了西藏人文研究领域的空白,也延伸了其他学科的研究方向。而赵春江严谨的治学态度及创新的研究方法对突破研究面临的瓶颈状态做出了某些有益的思考,也为学界提供了一种文化研究的新视角。

[关键词]西藏影像文字赵春江人文研究

从没有哪个白人的脚触到大地的这部分,到处我都是头一份。(1)当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以征服者的姿态自豪地吐露心声时,或许你会将其视为夸张荒诞的自诩。但当你跟随他的足迹踏上亚洲腹地,特别是行走于楼兰古城、经历于西藏的发现之旅,你就会理解这位19-20世纪世界最著名探险家的理直气壮并不缺乏真实性。作为文化援藏先行者的赵春江和作为职业探险家的斯文赫定,在对待鲜为人知地带的态度与探索精神上有许多相似之处,尽管这是一场相隔一个世纪的相遇。远离19世纪地理大发现的时代,当人类的脚步越来越深入,涉足的地域越来越宽广,似乎再没有什么未被开垦的处女地时,赵春江深入西藏腹地做田野调查,对于很多地方而言,他的落脚就意味着汉人的首次抵达,这已然是一种突围与发现。我已和中国结婚(2),斯文赫定以其成就诠释了这份甜蜜;我的前世在喜马拉雅,赵春江已经且将继续用其行动呵护这一情缘。

二十多次的进藏经历,无止境的探索让赵春江和雪域高原成了无话不说的老朋友,在零距离附着思想的亲昵中,他一次次地偷走西藏腹地的心。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朱宪民曾以《他不是阿里巴巴,却把瑰宝带出喜马拉雅山》为题,亲自为赵春江的摄影发现羌姆石窟策展。赵春江真的就像《一千零一夜》故事中的传奇人物一样,每次进藏都满载令人惊叹的收获而归--《赵春江西藏风情摄影集》《松花江到雅鲁藏布江》《中国夏尔巴人》《中国达曼人》《甲谐歌舞》《生命之于西藏的感悟》《羌姆石窟》《喜马拉雅五条沟》以及30集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离太阳最近的地方》,就是赵春江呈现给人们的文化珍宝。而这些让众人称奇的神秘发现,其背后凝结的却是新闻记者式的真实记录与拍摄,文化学者式的潜心思考与撰写。可以说,赵春江对西藏的文化研究做得如同其攀登雪山崖壁时的脚步一样谨慎扎实。正因为他带给人们的并不是旗云和经幡那样在藏地随处可见、触手可得的景点留念与游客杂记,所以在赵春江西藏之行的心力之作中,无论哪一部都称得上极具多重研究价值的文本,而推动文本形成的原因恰是其文化援藏的独特视角与方法,这是同样值得当代文化研究界认真思考的方面。

一、以爱之名:血脉浓情与零度介入

历史总会带有一些让人难以置信的巧合。赵春江打小就喜欢在自家窗台翘脚向西南方张望,那时的他并不知晓朝着吸引自己目光的方向一直走下去就能到达西藏。少年时代对远方莫名的守望为中年时期对西藏热切的追寻埋下了伏笔。从赵春江拍摄的关于西藏每一帧画面、书写的每一段文字中不难发现,他是怀着对藏地、藏民发自内心的情感,以一种近似宗教的情结深入西藏文化的。

当然,赵春江并不是首次入藏就带有后来的眼光和高度。与人的其他情感的发生一样,赵春江对西藏迸发出的浓情亦非一蹴而就,而是有一个逐渐升温的过程。1995年,赵春江以记者的身份第一次去西藏,与大多数初次踏上西藏土地的人一样,为那些公认的自然环境所吸引,被那些独特的人文风景所震撼。唯一不同的是,在职业素养的观照下,他拍摄很多具有新闻价值的照片,并进行了一些民间的采访和调查。正是这场初次的接触开启了赵春江与西藏后续的深交,而影像记录与文字阐释的表达方式也是首次亮相于赵春江的西藏文化研究中。真正让赵春江对西藏动情动容,是在2002年吉林省对口支援西藏后。赵春江作为文化援藏的倡导者与践行者,肩负着陪送吉林省援藏干部进藏的使命,他以影像与文字这种特殊的方式向援藏干部的奉献精神致以敬意。也正是这一次次向西藏最偏远最艰苦最闭塞地带迈进的经历,使赵春江对西藏的自然、地理乃至人文的体验甚至比科考队员感受的更为深入,由此积淀的大量第一手材料也让赵春江的西藏研究区别于许多文化学者的埋头苦学而显得更为生动鲜活。冯骥才先生曾这样评价过赵春江的文化贡献:他做了一项专家应该做的工作(3),而赵春江则虔诚地认为我的西藏之行,初时是源自文化援藏,而后则完全是征服与发现的牵引。(4)可以说,在坚定文化援藏信念的同时,现在的赵春江已将行走西藏融合为自己生活方式的重要部分,将发现西藏转变为自我存在方式的重要明证。

每次抚摸西藏的大地,每次倾听珠峰的风声,每次追逐调皮的岩羊,每次惊叹神秘的发现,每次战胜致命的险境,每次感受藏民的热诚无数次与西藏的心灵交汇,让赵春江对藏地、藏民的情感如雅鲁藏布江奔腾的江水般连绵不绝,情感亦不断升华,用赵春江的话说就是跪山拜水中让我学会崇拜自然、敬畏天道(5)。爱和敬畏,成为赵春江对西藏情感的大背景。2013年3月,他第七次拜谒羌姆石窟,为选择最佳角度,他不慎在一道陡崖上滑坠,好在多年的经验让他迅速把三脚架插入石缝控制下滑,最终从死亡线上挣脱出来,而就在当天,他竟坚持爬过两座4600米以上的山峰。他在后来的回顾中说道:是命运之神救了我,是长期的高原生存经验救了我,是和我生命相连的相机、三脚架救了我,我更愿意相信是我保护雪域圣地坚贞无二的忠诚之心救了我。(6)多次的绝处逢生使他时常感慨苍天厚我。而除了老天对生命的护佑,赵春江的很多重大发现似乎也是上苍对这个虔诚跋涉者的神秘馈赠。高尔基曾评价叶赛宁谢尔盖叶赛宁与其说是一个人,倒不如说是自然界特意为了诗歌,为了表达无尽的田野的哀愁,对一切生物的爱和恻隐之心(人--比天下万物--更配领受)而创造出来的一个器官。(7),同样的,说赵春江是造物主造就的一个行走、守护藏域文化的器官,一点也不过分。

现代社会有个不争的事实,即钢筋混凝土的城市粉碎了现代人的故乡,精神故乡更显奢侈。曾有一群离经叛道的艺术家将波西米亚虚构成他们的精神场所,这本身就带有对世道的嘲讽。而西藏仿佛就是赵春江的波西米亚,是其精神故乡,他对西藏的情感也愈加具有哲学意味。用诺瓦利斯的那句哲学原就是怀着一种乡愁的冲动到处去寻找家园(8)来诠释赵春江对西藏的情感及其行走的意义,最恰当不过了。更难能可贵的是,找到家园的赵春江并不像戴着波西米亚帽子的艺术家那样自娱自乐,他讨厌孤芳自赏、自我沉醉,在历经千辛万苦发现一个又一个美丽时,总是尽力用图文诠释密码,并于第一时间分享给世界。时效性、真实性、独家性,从这个意义上着眼,甚至可以说他是一位重情重义的记者式学者、记者式文化守护人。

拥有记者职业素养和学者治学态度的赵春江,在行走、发现、举起相机的那刻,他的头脑异常冷静,会毫不犹豫地卸下情感杂念。在浓情与冷静之间转换角色,是保护自身安全的需要,更是揭开西藏真实面貌的需要。热度太高的情感不但会影响拍摄、记录的客观性,还会影响行走、发现的真实性。时刻保持兴奋的人,更像一个为排遣压力而来到西藏寻找自由、放逐心灵的背包客,于其而言,在风景中留下足印,以到此一游的心态拍下游客照,成为他们的全部追求。倘若赵春江也怀着同样的情感,那么他根本不会有与众不同的发现,更不会有如今的成果,至多是创作出比背包客和摄影发烧友构思更巧、质量更高的摄影作品而已,其人文意义与价值也自然一落千丈。

赵春江保持一种零度介入的心态所建构的影像世界与文学创作的零度写作主张不谋而合。法国文学理论家罗兰巴特在1953年发表的一篇名为《写作的零度》的文章里,首次提出零度写作这种不掺杂作者个人情绪,存在于各种呼声和判决环境里而又毫不介入其中(9),真实陈述事实的写作方式。而事实上,在貌似机械陈述的背后,零度写作并不是缺乏感情,更不是不要感情;相反,是将澎湃饱满的感情降至冰点,让理性之花升华,写作者从而得以客观、冷静、从容地抒写。赵春江将零度写作的方法运用到行走、发现、拍摄、记录的整个过程,在工作时坚守着零度姿态,与背包客、探险家、摄影大师、采风作家相比,他更像是一个苦行僧。当发现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东西时,他会自如地将本就适度的情感降至冰点,刨除私心杂念,零度介入,每按下一个镜头、每记下一个资料,他都会尽己所能无限贴近真实,竭力保证影像与资料的客观。情感强烈很容易冲昏头脑,会让思维变得感性、冲动,类似热恋中的男女往往智商和非恋爱时期相比变得滞后。西藏是赵春江的意中人,他如果背上一大堆主观情感面对神秘,用情感包裹镜头,那么他所呈现的西藏便会跌进扭曲的泥潭,与真实西藏的距离也会越来越远,唯有零度的情感介入才能逃离这样的陷阱。

摇着转经筒的喇嘛,让西藏的神秘自然而真实地从其身上流露;情感零度介入的赵春江,让西藏的神秘自然而真实地从其脚步、快门、笔端绽放。

二、从原点开始:关注细节与把握整体

独特的情感催生独特的方法。赵春江西藏人文研究的视角从融入当地民俗与文化开始,与藏民的亲密接触、与藏地的一切为友是赵氏方法的基础,这类似于一种回归式的原点研究。文化援藏先行者、厅级干部、著名摄影家、资深报人、作家、探险家、大学客座教授赵春江的这些复杂身份在常人眼里是一个个华美的光环,但只要走进西藏,他就会果断告别这些光环,褪去所有身份,于他而言,入藏更像是归家。当他深入那些群落时,他便化身为藏民,看藏胞、民俗、建筑、景观,就像看家人及家里的一切;当他在自然中跋涉时,无论遇到草木还是鸟兽,他在心里会将自己转换成相应的角色,他的目光总是平视的。

在藏地工作之余,最让赵春江珍视并且享受的就是和藏民同食一锅饭,共饮一壶茶,一起畅所欲言。为此,除了露宿,他都尽可能住藏民家。他甚至对那些包装着伪民俗外衣的所谓农家乐都嗤之以鼻。赵春江说他拍照时有一种洁癖--第一眼看到的是什么样就让它什么样,一只茶壶、一把笤帚或一只小猫,尽管在他离开后又会是另一种形态;他说他也不怕埋汰,他可以和藏民一家人头顶头、脚挨脚地睡觉,夜里听着他们的鼾声、呓语,伴着高原皎洁的月光,这是一种常人无法享受的人生不可多得的享受。这种与藏民为友不刻意、不做作,甚至像是与生俱来,倘若情感也有天赋的话,那这也算赵春江的天赋。与藏民为友,既加深了赵春江对于西藏人、西藏文化的理解,为其发现注入了几分智慧和敏锐;也使他赢得了藏民的信任,大家乐于将雪域外界无从知晓的趣事甚至家庭隐私都合盘告诉赵春江,这也为他后来的许多惊人发现提供了线索和素材。

法国象征主义诗人斯特芳马拉美曾说:诗是一种紧要关头的语言。(10)无论看赵春江的摄影作品,还是文字,或多或少地都能体会到紧要关头的气息。图片会让人想象其拍摄时的紧要,而文字的言简意赅、一语中的则自然呈现紧要的特质。在我的每一张照片背后都有难忘的经历,都有不寻常的故事。(11)赵春江曾一语带过这种紧要。诗是真实情感的流露,赵春江行走发现的行为本身就非常诗意,他的日记、记录性文字和图片释文也像诗化了的语言,他的影像更是视觉化的诗作,这些本已让人惊叹,诗意又都与紧要相连,由此迸发出的魅力不言而喻。

当然紧要不是平白出现的,其中人的独到眼光与创造能力是成就紧要的关键,平日的学习与累积是点燃这种主观能动性的基础。赵春江不会为去西藏进行田野调查而临阵磨枪,每次出发前,他故意不看目的地的具体知识,包括前人论述、背景介绍、已取得成果、未解之谜等等,但他却会在平日里花工夫研读大量诸如斯文赫定、斯坦因、橘瑞超等人的学术著作和《清史稿》等史书。这些功在平时的知识积累激活了他的领悟能力,活跃了他的思维想象,丰富了他的人文精神,也决定了他的创作(摄影和文字)并不是对原有资料的重复,更不是重新印证相关论述。在赵春江看来,只有抛开他人经验的影响和摆脱原有定论的负累,毫无羁绊地从原点出发,才能有所突破,有所发现,也才能制造出紧要的画面与文字。试想,如果完全按照书本上的描述或前人经验,预设好行走的每一步,那么自然不会有紧要出现,甚至没有丝毫紧要感。

原点研究是赵春江西藏人文研究理念的出发点,而具体到实践,赵春江的方法说来也很简单,即关注细节和把握整体。如果单纯地作为方法论而言,关于细节与整体的思考和讨论从来都不匮乏,而真正能将理论运用于实践的人却并不多见。可以说赵春江对西藏的发现诠释了研究方法之于实践活动的意义,原本貌似冰冷的研究方法被赋予了鲜活的灵魂。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在西藏,重视细节最直接的意义是可减少意外的发生,这是出于对生命保护的需要。而从探索发现这一层面来讲,对于一个密布神秘,但神秘亦可能随时随地被遗漏的西藏来说,注重细节无疑是收获更多神秘的良方。

当下早已不是地理大发现时代,科技进步、信息爆炸、文明程度提升,使人类能够涉足无数曾经不敢想象的地域,地球成了村落。村里藏不了太多秘密,所以要想在这个时代有发现、有新发现,难度不亚于创造一种新事物。西藏的情况要好一些,因为它有待发现的神秘基数很大,而真正有价值的发现也十分有限,加之西藏原住民之间信息传播的局限性,所以在这里有所发现至少不是天方夜谭。关于西藏原住民信息交流的闭塞状态,一位藏族司机曾对赵春江有过这样的讲述:西藏神奇的东西太多了,有很多东西,出了这个寺庙,出了这个村,就没有人传播,就没有人知道,当地人走不远,自己也都觉得司空见惯了。(12)尽管存在这样一些客观的有利条件,但想要在行走西藏的过程中有所斩获,重视细节乃是制胜的法宝,也只有做到像赵春江那般有心,才能发现西藏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对细节的关注,在赵春江那儿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是不放过行走中闪现在自己眼前的细节,二是留心交谈中藏民或特意或随意透露出的细节。在赵春江西藏人文原点式研究的体系中,这两方面又是紧密相连的。用意志行走于西藏的沟壑峭壁,为的是收集眼见为实的一手资料;融入藏民的生活与其同吃同住,则增添了邂逅细节的机会。很多时候,从牧羊人的嘴里,从司机的嘴里,甚至停车方便和吃饭的时候,打听路的时候,都能获得很多线索。(13)赵春江曾分享过这一经验。倘若不是有心之人,倘若无视这些散落的细节,那么即便有一百个人说了一千条线索,也注定不会有什么发现。

羌姆石窟这个为学界所称奇的神秘发现,就是峭壁上那些唯美众神对赵春江这位有心之人的神秘馈赠。在羌姆村,有些牧羊人曾见过石窟,但包括当地的一些专业人士,都没把它当回事儿。直到2009年7月,赵春江在定结乡无意中听人说起羌姆村的深山里有石窟时,他立即抓住这个在其看来十分宝贵的细节,将目光锁定羌姆村的石窟。

像对待每个课题一样,赵春江一次次地探寻、深入。数百个石窟镶嵌在海拔4500-5300米的果美山岩壁上,而石窟仿佛从天而降,并没留下多少信息。赵春江看得很细,他分析了壁画下的材质,还从部分壁画被毁凿和部分壁画层层覆盖的现象中,窥探出时代的更迭、教派的纷争。在调动相关知识储备对细节进行考察后,赵春江预感到一个重大的发现即将诞生。他爬上梯子,把那些壁画拍了下来。石窟当时没有名字,赵春江给它命名为羌姆石窟,至此石窟的影像资料连同它的新名字才跟随赵春江走出了喜马拉雅。

怀着学术严谨的心态和对文化保护的意识,赵春江携带整理好的羌姆石窟资料进京与专家学者交流。2011年3月,由中国艺术摄影学会等主办的《吉林省文化援藏--赵春江摄影发现羌姆石窟》摄影展暨研讨会在北京798艺术中心映画廊举办。与会专家们也都是首次看到羌姆石窟的图片,专家学者无不对赵春江提供的石窟影像给予高度关注和肯定。有专家预言赵春江将因此进入历史;有专家赞赏赵春江有慧眼、有责任;还有专家认为羌姆石窟可以填补许多美术史的空白、赵春江的发现将摄影发现的功能与意义重新提了起来,应该把他摄影发现羌姆石窟当成一个重大的文化事件来看待(14)

有一个人,更是将羌姆石窟推到了更高的舞台,让更多人知道了赵春江的这个极有价值的发现。这个人就是国内著名汉藏佛教艺术专家谢继胜教授。谢教授于2011年7月看到羌姆石窟的摄影资料后,立即联系赵春江,并带着博士生及有关学者跟随赵春江一同探访羌姆石窟。离开西藏后,谢教授发表了重要的研究成果,成功推动羌姆石窟成为2011年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之一。如果赵春江并不注重细节,羌姆石窟这个填补学界研究空白、极具研究价值的发现,或许至今仍孤寂地躺在羌姆村,依然还是那个原住民叫不出名字的几个洞子。

当然,关注细节并不意味着对琐碎小事的纠缠不休,更不是事无巨细的照单全收,而是需要发现者具备猎犬的嗅觉和鹰的眼神一样捕捉猎物的敏锐力。在敏感的思维和独到的视角下,不放过有价值的信息,并且顺着这道灵光的闪现,循着蛛丝马迹,追踪发现背后的秘密,而很多时候细节的整理工作又像是聚合散落宝藏地图的庞大工程,只有具备整体的归纳能力,完整的藏宝图才可能华丽呈现。

把握整体是赵春江西藏研究的另一利器,看待事物的整体思维能力帮助赵春江在喜马拉雅沟谷的田野调查中跳出藩篱,贴近真实。说到喜马拉雅,多数人头脑里浮现出的不外乎世界之巅、银装素裹、高原反应、人迹罕至等这类固有的符号印象。如果就此而给喜山打上冷酷极地、寸草不生的标签,是否有些以偏概全?既然人的性格具有多样性,那么这位冰川美人是否也有其多姿多彩温婉秀丽的另一面?赵春江深知,欲要还原完整的西藏自然及人文景观,务必从整体上把握研究对象。与一般人选择的视角不同,赵春江的西藏行走迈向的是条不同寻常的路--喜马拉雅的沟。沟成为赵春江西藏研究的独特切入点,在对喜山数条沟谷的关注考察中,他选择了最具代表性的五条沟进行深入调研。几乎常年有花绽放的植被,零下20几度气温里的依然生存的蚂蚱,海拔5000多米的地带仍听到的鸟鸣,被人忽略在溪流中的岫玉类卵石,沟谷地带形成的西藏米粮之川这一切无不向赵春江倾诉着一个四季分明、物产富饶的美丽家园。窃喜于发现了西藏的柔美一面,赵春江小心翼翼地以图文、日记、录音、采样等多元手段,立体记录了大量鲜活的一手资料。在后期资料整理中,赵春江不是仅仅割裂地用图文记录眼中的景,而是把原本各自独立的现象整合起来,发现其中的内在联系,证实了自己最初的猜想,喜山的容貌得以完整展示。

人们一般认为,偏远地带多半是现代人类文明难以烛照的角落,大多呈现出蛮荒落后的景象且并无文化可言。事实上,西藏的确有些地区由于自然条件和社会因素的影响,人们仍过着缺衣少食的日子,但这仅仅是部分而非全部。善于以整体眼光观世界的赵春江在对喜马拉雅五条沟的田野调查中发现,这些喜山的沟谷除了宜居的自然条件外,还形成了独有的文化景观。也许与人群聚集的繁华地带相比,这些沟谷缺少的只是都市的喧哗与浮躁,而居住在其中的藏民则丝毫不缺少生活的乐趣与厚重的文化。仅以陈塘沟为例,赵春江全面整体地考察记录了陈塘沟夏尔巴人的长相、婚俗、葬俗、农事、宗教法事、背夫文化、饮食起居,让人们对其亚文化的丰富性有了新的认识。以其中的饮食为例,他的调查精细到陈塘水分充足、大得惊人的黄瓜;陈塘寻常人家种植的名为乌鸦嘴的秧蔓菜;由当地特有作物鸡爪谷做成的饭(忙加杜瓦)及鸡爪谷发酵后酿成的酒整体思维使赵春江的发现更立体、更完整、更系统、更科学、更具说服力。

赵春江对喜马拉雅五条沟自然景观与人文特征的整体把握,改变了人们对西藏的单一认识,而他对喜马拉雅五条沟的命名也经国家地理信息测绘局批准,作为一个新的地理名词印上了西藏旅游的地图。

回顾赵春江形成文本的两项主体工作--影像建构和文字阐释,很多人会由衷地生发出这样的感慨:单独哪一项工作都是具有价值的,而二者结合更深化了文化研究的意义。可以说,赵春江用他的影像建构起视觉的大厦,以他的文字深入了文化的精髓。

与赵春江有着同样爱好的西藏迷,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执行总编单之蔷,曾就赵春江的摄影发现给予了客观中肯的评价:赵春江不是瞬间派,他的摄影不是对世界的点评和注释,他是用影像建构一个世界。他是世界的建构者。他追求的是尽量让自己的影像摆脱说教,摆脱对世界的点评和阐释。他要用他的影像呈现一个相互关联的世界。(15)而实现相互关联的基础正是建立在赵春江关注细节和把握整体的原点研究上。

三、行走的真谛:多重学术价值与双向传播意义

勇气是成功的一个重要构成要件,提到去西藏,不要说探险或发现,即便是跟着旅行社走上一小圈,相信很多人都要望而却步。而很多专家学者则认为西藏文化被人挖掘得太多,去了也多半吃力不讨好,很难形成有价值的学术成果,即便有意外收获,但面对这种周期长、困难多的现状难免心存顾虑。而另一些勇敢者在西藏之行中虽有所发现,但由于缺乏整体思维的能力和立体记录的手段,抑或是缺少贻笑于大方之家的勇气,最终没能将有价值的发现带出西藏,放在世人的眼前。赵春江也深知世界上到西藏来的人,不乏权威,不乏大腕,不乏贵胄,不乏巨贾,更不乏形形色色的另类(16),但他之所以能够做到屡次进藏皆有所得,最重要的是他在用勇气和意志行走,用智慧和心灵来感受西藏,他把勇气和智慧转化成了一系列具有多重学术价值与双向传播意义的成果。

赵春江对西藏的研究及发现其学术价值不单纯地局限在某一个方面,而是体现出多重性,即对多个学科及领域的学术研究具有一定的推动作用。比如,他对羌姆石窟的发现、拍摄为考古学、宗教学界的相关研究直接提供了实物、论据;他对植被、生物、玉石等样本或拍摄或采集,对野驴、岩羊、野豹的追踪和抓拍,这些资料对自然科学界的相关研究具有重要意义;他对海拔五千多米的曲玛古战场遗址进行系统拍摄,并撰写研究性文字,介绍清朝修筑的这一世界海拔最高的军事防御工事,为历史学、战争史学界的相关研究提供了重要参考。

更值得一提的是,赵春江在行走西藏的过程中,对藏地、藏民特有文化的发现还具有民俗学的研究价值,而他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抢救,更体现出一个文化学者应有的勇气和担当。以甲谐歌舞为例,赵春江走访萨嘎县当地人,了解甲谐歌舞详情,并为甲谐歌舞保存了宝贵的影像资料。经研究发现,这种独特的歌舞表演始于松赞干布迎接文成公主入藏时的欢迎仪式,时至今日,西藏萨嘎县仍有两个乡在传承甲谐歌舞这一古老而神秘的歌舞形式。而在陈塘,赵春江发现居住于此的夏尔巴人完整地保留着原始的生活旧俗,他们讲的古藏语就连定结县的藏民都听不懂。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作为一个汉人,赵春江行走发现的艰难显而易见。但也正是他的坚守,让藏地之外的人见识到西藏流动的风土人情及活着的文化遗产。后来,萨嘎的甲谐歌舞和陈塘的鸡爪谷酒及其酿造过程受到关注,并成功申报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而这些都是与赵春江的努力分不开的。作为感谢与回赠,2010年,赵春江被定结县授予荣誉县民,而他也是唯一获此殊荣的外族人。

所谓系统,是说他能用图像的语言讲述自然、人文等各个元素之间的相互关联,如气候与地形的关系,气候的变化带来的植被和农作物的变化,还有地形、气候、水系带来的聚落和房屋的变化,尤其是他要用图像讲述人的故事,讲述地球作为人类的家园,人对其的依赖。(17)单之蔷的这段论述虽是就赵春江的摄影而言,其实,也揭示出赵春江的西藏研究具备多重学术价值的理由,亦道出了他的行走发现经常能填补学界空白的重要原因。

如果把赵春江的入藏与出藏放在信息交流的大背景中,赵春江的行走本身即带有文化传播的色彩。赵春江提出吉林省文化援藏的主张,其旨归在于支持西藏文化建设与发展,丰富藏区人民精神文化生活,文化的输入与传播成为赵春江陪送援藏团入藏的使命。而赵春江通过个体的行走,用影像和文字共同支撑起西藏研究的鲜活文本,将文本带出西藏,这无疑让域外的人们获得了重新认识西藏真实面貌的机会。在信息资源一入一出的双向传播过程中,西藏地区的经济、文化甚至是旅游业都获得了长足发展,赵春江的西藏之行显示出双向传播的意义。

早在1995年,行走归来的赵春江在长春举办了文革后首个介绍西藏的摄影展,很多长春的探险、摄影爱好者在观展后深受触动,开始纷纷走进西藏。2012年,赵春江被日喀则地区旅游局聘为旅游宣传大使,这无疑是对其西藏发现之旅所具备的传播意义的肯定。2013年春天,赵春江在日喀则最繁华的上海广场,惊讶地看到两块巨大的户外广告牌上分别赫然地写着:喜马拉雅五条沟;亚东沟:血浴红河谷,气蒸米粮仓;陈塘沟:这里封存了夏尔巴人的原始档案;嘎玛沟:珠峰长出的生态园;樟木沟:悬于峭壁之上的要道;吉隆沟:小河谷装下了半部西藏史。而这些旅游广告文案正是摘自赵春江《喜马拉雅五条沟》的书名和各章题目。不难看出当地政府对赵春江之于西藏文化传播意义的珍视。

赵春江毕竟还是记者式的文化学者,记者的良知、学者的反思是他性格中的底色。在肯定文化交流双向传播意义的同时,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行走发现一经向外传播,给当地原有的文化所带来的破坏力。有思想的人往往都是痛苦的,伴随双向传播而来的负面效应,让赵春江内心充满纠结。他的本意是借用现代文明的产物--拍摄设备,抢救那些正在或即将被现代文明吞噬的文化记忆。但当他后来重返陈塘时,看到路灯挤走了老核桃树,水泥台阶取代了崎岖小道,时髦衣衫替下了民族服饰时,他不无沉重地说:陈塘沟向现代化迈进,对夏尔巴人非并幸事。所以,在我让它出名之后,反倒很忐忑,不是胜利,更像罪人。(18)

2012年,赵春江曾闯过绝壁、栈道、蚂蟥区,遭遇塌方、泥石流,成功穿越进出完全靠运气的墨脱,而2013年墨脱公路的通车意味着进入墨脱不用再像过去那么危险了。同对陈塘的忧心一样,赵春江在肯定墨脱公路改善交通条件、利于促进经济发展的同时,清醒地指出随着游人增多,当地的原始文明和生态保护都将面临重大挑战。

罗马人懂得一根柱子倒了,是不能扶起来的,因为这是时间老人和历史巨人的行为。如果扶起来,修补好,历史时间随即消失。谁敢去改动历史?(19)冯骥才曾在自己的文章里不无感慨道。在藏地传统古村落濒临灭亡的背景下,在面对藏地民居保护时,赵春江于反思之外,一是多角度拍摄藏民居,二是提出有针对性的建设性意见。和冯骥才的观点相近,赵春江主张在保留古村落的基础上,择新址建设新村。

相对那些野蛮的、破坏性的疯狂传播而言,赵春江的反思精神和担当勇气为文化的传播交流增添了理性的色彩,这在丰富其艺术、学术价值之外,也赋予其值得人们尊敬的人格魅力。

今年3月,在当选吉林省摄影家协会主席后,赵春江依旧行走在文化援藏的征程上,并应邀在4月底至5月中旬全程参与了西藏旅游巡回促销推介活动,他举办了9场讲座,轰动珠三角、长三角和京津冀。对此,西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曾万明说:日喀则地区邀请吉林省摄影家协会主席担任旅游推介的宣传员,本身就是个大胆的尝试和创举。这在自治区旅游推介的历史上也是一个新的亮点。参加完推介,赵春江直接去了西藏,他一面配合援藏干部筹备吉林西藏文化交流周摄影、唐卡展活动,一面为新书《喜马拉雅觅路》伏案奋笔,准备今年国庆节前,在拉萨举行首发式和赠书仪式。(20)传播意义在他的每一次西藏动作中都体现得妥帖到位,近乎完美。

同赵春江的发现之旅永无止境一样,无论怎样着墨,也写不尽赵春江。甚至可以说,写赵春江的过程并不轻松,甚至伴有一丝恐慌,因为他一直在路上,即便是入藏次数这一简单的数据统计,也会因其突然的出走而瞬间成为谬误。我们只能期待赵春江日后的行走,继续给学界带来更多有价值的发现,也继续提醒世人思考行走的真谛。

[参考文献]

(1)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大沙漠

http://travel.ts.cn/content/2012-07/11/content_7011655.htm

(2)李方.斯文赫定:我已和中国结婚[J].地图,2009(4)

(3)冯骥才.赵春江自然民俗文化丛书代序[M]赵春江著,吉林人民出版社,2009

(4)(5)(6)(11)(12)(13)(16)赵春江接受记者采访的资料

(7)高尔基.谢尔盖叶赛宁[M]岳凤麟译,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19

(8)赵鑫珊.科学艺术哲学断想[M]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5:4

(9)罗兰巴特.写作的零度[M]李幼蒸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48

(10)虞非子.帕斯捷尔纳克卡住了[J]南方文学,2008(6)

(14)羌姆石窟赵春江摄影发现研讨会在京举行

http://photo.sohu.com/20110301/n279628535_1.shtml

(15)赵春江.喜马拉雅五条沟[M]吉林人民出版社,2012:4

(17)赵春江.喜马拉雅五条沟[M]吉林人民出版社,2012:6

(18)顾然.十七次行走西藏的吉林副厅级干部[N]新文化报2012.1.19

(19)冯骥才.请不要遗址公园化遗址必须保留全貌和历史感[N]文汇报2010.7.20

(20)刘风华.他的西藏梦想跋涉在喜马拉雅山麓--记吉林省文化援藏使者赵春江[N]吉林日报2014.7.8

[作者简介]邱月,女,辽宁抚顺人,吉林大学讲师,文学博士。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网址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影像建构与文字阐释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